電子信息博覽會演奏“雨中曲”,成都集成電路期待“雨后彩虹”
電子信息博覽會演奏“雨中曲”,成都集成電路期待“雨后彩虹”

面對其他城市的激烈競爭,成都集成電路產業能否再創輝煌?

電子信息博覽會演奏“雨中曲”,成都集成電路期待“雨后彩虹”


7月11日,成都下起大雨,2019中國(成都)電子信息博覽會上演了一幕“雨中曲”,來自海內外600家電子信息產業展商和過萬名專業觀眾,趕赴成都世紀城新國際會展中心3、4號館,冒雨為當天開幕的西部最大電子展“扎場子”!


七大展區精彩紛呈


據悉本屆博覽會展出面積達20,000平方米,設立集成電路展區、新型顯示展區、智能制造與工業互聯網展區、大數據與高端軟件展區、人工智能與信息網絡展區、智能終端展區、基礎電子展區七大核心展區,展品精彩紛呈。


例如在集成電路展區,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五十八研究所、第四十一研究所、第四十三研究所、第四十七研究所、新亮智能、保定飛凌、上海矽杰微電子、美滿電子、亞洲洋電子等都在此展區展示國產集成電路實力;智能制造與工業互聯網展區囊括了3D打印、無人機、智能機器人、SMT技術和設備、線束設備、激光設備、PCB制造設備、半導體制造設備等尖端技術;人工智能與信息網絡展區則云集了云計算、5G、量子信息技術、智能機器人等炫酷展品,尤其四川電信展示的5G+VR,吸引了不少觀眾親身體驗……


在展會現場,虎哥采訪了展商四川億安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其技術負責人石先生表示,今年以來億安智慧已經參加了數次行業展會,電子信息博覽會是其中最熱鬧的一次,天氣不佳人氣居然還能這么高,令他很意外。一上午的時間,他接待了好幾組潛在客戶,其中有兩組還是來來回回交流了好幾次的那種,可見博覽會觀眾與億安智慧目標客戶的匹配度相當高。


億安智慧是一家專業的智慧消防和智慧用電設備銷售公司,代理了數家國內消防與用電設備公司的產品,此次他們帶來了近期主推的兩個品牌的產品來參展,包括曼頓物聯網空氣開關和智慧用電監管平臺,和小快智造的電能過濾器。


據了解,曼頓科技的物聯網空氣開關獲得了三十九項專利和軟件著作權,其中包括八項國際PCT發明專利,是該領域第一款同時通過中國3C認證與歐盟CE認證的產品。該空開能夠對線路做漏電防護自檢測,自動記錄線路上用電數據并上傳至后臺管理云平臺,基于線路的歷史運行數據對整個線路做故障預測分析。曼頓科技去年完成了Pre-A輪融資,目前正在進行A輪。


小快智造的電能過濾器是一種用電保護設備。傳統的用電保護,比如保險絲,首先需要一定響應時間,這段時間可能會對人體和用電器造成傷害,觸發保護后還會斷電,影響生產生活。而電能過濾器的保護不需要響應時間,也無需斷電。虎哥在現場演示中看到,在電能過濾器的“坐鎮”下,演示人員將裸露的帶電電線直接插入水箱,水箱中的魚安然無恙,同一用電網絡中的燈泡也沒有熄滅,令人一改對傳統用電安全的認知。


同期論壇聚焦大數據與集成電路


電子信息博覽會的關鍵詞是什么?“電子”肯定算一個,集成電路是其代表,“信息”則算另一個,大數據是其代表,今年電子信息博覽會的同期論壇會議,正是圍繞這兩個代表行業組織的,在11日、12日兩天中多達十余場,干貨可以說相當密集。因為各個論壇的舉辦時間有些沖突,虎哥分身乏術,只好在各個論壇間串場,挑選一些干貨內容來講講。


中國IC設計公司近2000家將是科創板主力


在2019成都泛半導體產業投資論壇上,方正證券研究所電子信息首席分析師蘭飛指出,科創板IPO首批25家企業中,集成電路產業公司有5家,包括瀾起科技(存儲緩沖芯片)、中微公司(半導體設備)、安集科技(半導體材料)、樂鑫科技(物聯網芯片)、睿創微納(MEMS器件),含以上公司在內,電子行業公司共10家,占首批的三分之一強,可見當前電子企業的強勢。從2019年的市盈率來看,很多半導體公司都是在30多倍,這種市盈率在半導體產業是可以接受的,如果科創板的詢價偏離太多,就要謹防風險了。


蘭飛表示,2018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保持快速增長,規模達到了6531.4億,同比增長20.7%,其中芯片設計2519億元產值,芯片制造業1818億元產值,芯片封裝業2194億元產值,芯片設計、芯片制造產業發展迅速,國內芯片產業鏈逐漸從低端向高端延伸,產業結構更趨于合理。同時國內IC設計公司數量眾多,2018年達到1800多家,將是科創板的主力。


逼死初創集成電路公司的八大原因


摩爾精英聯合創始人兼首席運營官董偉對國內集成電路設計公司整體情況持有不同看法。在第二屆中國(成都)集成電路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董偉表示2018年中國IC設計公司,超過1億人民幣營收的有208家,超過100人的有165家,占總數之比不到10%。中國近2000家初創的IC設計公司,其本質只是“芯片產品部門”,供應鏈、市場、銷售等能力均相當低下。


“我們很多創業公司的CEO都有非常漂亮的背景,海歸,20多年的跨國公司經驗,曾經量產過多少芯片,賺了多少錢,但是一旦面對中國半導體行業這樣一個草莽的競爭市場,就手足無措了。”董偉說道,“創始團隊大部分都是研發出生,缺乏市場思維。大部分創業團隊,看不懂財務報表,也不知道成本和費用有什么區別。怎么去做供應商關系,做客戶關系,做政府關系,毫無經驗。所以中國的IC設計創業,經常是在讓一個技術經理承擔CEO的角色。”


董偉還總結了初創集成電路公司倒下的八大原因:


1、內部矛盾造成數據泄露,公司團隊分裂,團隊思想工作不到位。

2、坐慣了大公司的“私人飛機”,創業時特權無法延續,遇到沒想過的困難。

3、創始人研發出生,不擅長公司管理、供應商關系、客戶關系、政府關系……

4、招聘將就,團隊不給力,研發進度拖延,錯過市場機會。

5、銷售不力,有訂單供不出貨,供出貨控制不了品控,經常開除臨時抱佛腳找來的銷售VP。

6、流片封測、申請補貼等雜務浪費太多時間,研發分心,投入時間不足。

7、芯片設計創業周期太長,適任創業者折騰10年就到了退休年齡,雄心消磨殆盡。

8、晶圓代工、封裝測試等后續環節只關心Top50的大客戶,害死很多初創企業。


大數據正在影響日常生活


在中國大數據應用大會主論壇上,電子科技大學互聯網科學中心主任、成都數之聯CEO周濤提出,利用城市街景和地形為切入點,在經過大量數據的投入以及長時間的訓練后,已經可以分辨出城市道路、建筑等的基本情況并做出判斷。


例如在實際的火災消防救援工作中,通過以往采集的城市街景和地形大數據,可以將火災現場地勢及空間狀態信息實時提供給消防人員;在進入火災現場之后, 能夠實時采集火災現場數據實時分析,幫助指揮調度人員遠程指揮;同時消防人員可依據火災現場畫面及所傳遞相關數據, 防止火災進一步擴大蔓延。


周濤指出,目前大數據已經被用于一二線城市的規劃治理中,但大數據的作用不僅局限于特定的細分領域,還有助于展現人們與其所在空間的深層聯系,因此其應用的想象空間巨大,隨著市場需求的持續增長,將會迎來更快的發展機遇和實際應用。


在2019年大數據應用實踐高峰論壇上,中國電信四川公司云產品和生態總監馬星指出,5G是大數據產業最新的機遇,在5G時代數據量將暴漲,但暴漲的數據不可能全部存在云端,這會對傳輸造成壓力。基于5G的VR、8K等新興業務的數據,需要靠近用戶,用戶在哪里,數據就應該在哪里,因此邊緣節點將會是存儲非敏感數據的好地方。例如中國電信規劃5G時代的IPTV內容服務,將在邊緣節點承載存儲20%最高頻的IPTV內容,而市級節點存儲100%IPTV內容,提供邊緣節點未命中的用戶服務,省級中心也存儲100%的IPTV內容,為市級節點查漏補缺。


成都集成電路行業如何激流勇進?


最后讓我們聚焦成都集成電路產業。


2000年左右,成都的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僅次于北上深,隱隱有 “IC產業第四城”的格局。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成都的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反被其它城市超趕。2018年整個中國集成電路的銷售收入2500多億,深圳排名第一達700多億,北京以500多億排名第二,第三上海有400多億,成都半導體行業在2018年的銷售收入是57億,排名全國第九,占比不到整個中國的2.2%。


成都的半導體產業如何在競爭中快速發展?


在第二屆中國(成都)集成電路產業發展高峰論壇的圓桌會議環節,成都旋極星源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趙新強、成都啟英泰倫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何云鵬、成都市深思創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俞德軍、成都銳成芯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向建軍這四位本土產業代表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趙新強指出,2018年成都銷售過億的集成電路公司有15家,其中超過80%的公司都是做軍工產品。為什么會這樣?趙新強認為主要有三點原因,一是成都地處中西部,對市場反應不靈敏,但軍工產品的研發周期比較長,不需要靈敏度;二是成都有以電子科大為代表的高校,培養了非常多的行業人才,而電子科大在歷史上是有軍工背景的;三是四川有很多軍工企業。


但放眼全中國,成都出產的軍工芯片的產值占比不到總體的10%。因此趙新強認為,成都的集成電路企業想要在規模上有所突破,那就要跨出軍工這個領域,進入時下最熱門的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領域。此外趙新強認為,既然要跟其他城市扳手腕,在政策支持力度上就要有競爭力,不能讓本土企業輸在起跑線上。


俞德軍提到,最近深圳的政策值得學習,這個政策與銷售數據綁定,在本土終端廠商銷售了多少,按比列給予補貼,直接從銷售的角度來刺激,讓市場說話。另外他還觀察到,越來越多外地的集成電路創業團隊想來成都或已經來到成都落戶了,這些團隊人都比較少,大部分都是技術出生,確實在銷售、市場方面存在短板,也間接導致了成都的集成電路創業企業花了蠻長時間,花了蠻多錢,但成長起來的公司數卻很少。俞德軍建議成都的創業團隊,定期或不定期去北上廣深去駐扎一段時間,階段性地接受刺激,以鍛煉市場感覺。


何云鵬認為,成都與一線城市相比,資本和政策肯定較弱,但是可以走差異化路線,去做有特色的、高端的集成電路產品。成都雖然離沿海較遠,這里的企業市場感覺不敏銳,但劣勢也可以是優勢,這里的人才和氛圍不浮躁,適合做那些需要長時間鉆研的技術。對于成都集成電路在軍工領域應用多的問題,何云鵬認為成都應該以更開放的心態,吸引消費電子產業進入,這樣供應鏈與市場進來了,產業結構轉型了,成都集成電路的應用領域自然而然能跟著轉型。


向建軍對未來成都集成電路產業持樂觀態度。他指出電子科大培養的中國集成電路領域人才最多,他們在成都學習過,成都對他們是有強烈的吸引力的,只要肯花功夫,把這些人才召回一部分,成都的集成電路產業就能起來。人才召回來,企業則需要走出去,去看一看世界最領先的同行公司在做些什么,不然封閉在西南,很容易和市場脫節。另外還要重視“留下來”的問題,成都每年培養了這么多集成電路人才,都給別人做嫁衣了,“不要光看別人老婆漂亮,也要覺得自家娃兒乖。”



天虎科技  程學怡 溫彥博


新版下載

成都范兒官方APP 掃碼下載成都范兒    發現成都生活方式

天虎科技 二維碼下載

客戶端下載: www.cdfer.com

135游戏宜兴麻将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虹新时时计划软件 pk10是国家开的吗 时时缩水工具手机 四川快乐12近1000期开奖结果 广西快3走势图表走势图分布图 快3官方app 彩神通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爱 体彩豹子最大遗漏